首页 健康新闻财经星座美食历史宠物旅游时尚娱乐游戏搞笑汽车教育社会文化科技体育动漫

中国迈进 “轻现金社会” 需破解金融信息安全难

>

  中国迈进 “轻现金社会”(深阅读)

  本报记者 彭训文 贾平凡

 2017年11月29日,在安徽合肥瑶海区胜利智能农贸市场,市民在扫码支付。<p align=

2017年11月29日,在安徽合肥瑶海区胜利智能农贸市场,市民在扫码支付。

     出门吃饭或者在街边买个煎饼果子,也能用手机扫二维码支付,甚至“刷脸”买单;海外“买买买”也可以用手机支付……刚刚过去的2017年,移动支付进入集中爆发期,仅在第三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约达29.5万亿元。这一年,中国二维码支付有望突破9000亿元市场规模。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移动支付市场,并将引领世界。”国外咨询公司这样推测。可以预期的是,随着电子支付快速发展,现金支付在交易中的比重将不断降低,经济学家构想的“轻现金社会”正悄然而至。

  专家表示,轻现金社会给人们带来实实在在便利的同时,也对公民信息安全、支付习惯乃至国家金融安全等带来挑战。如何引导“轻现金社会”健康发展,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1.全球榜首 好处多多

  如今,在街头买一串糖葫芦也能扫码支付在中国已不是新闻。《中国二维码产业发展报告》显示,预计到2017年底,二维码支付有望突破9000亿元市场规模。另据互联网研究机构易观统计,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已达约29.5万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26.2%。而在仅仅数年前,这一数字还接近于零。

  最近,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在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移动支付市场,2016年移动支付交易额相当于美国的11倍。而据调研公司益普索的一项问卷调查,26%的中国受访者表示出门只带不超过100元人民币的现金,14%的人已不再携带任何现金。

  “随着非现金支付手段不断推广和应用,‘轻现金社会’正在形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本报记者表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推动在经济活动中减少现金使用、提高非现金支付结算比例。经过30多年发展,如今移动支付在降低社会交易成本,防范洗钱和腐败等方面作用明显,同时便利了民众生活,促进了经济发展,一个消费者、政府、企业都能从中受益的轻现金社会悄然而至。

  轻现金社会最显著的特点,是交易效率和速度大幅提升。一项测算表明,在使用现金交易的停车场,一辆车从到收费口到开出,人工找现金平均要用10秒钟,而采用无现金支付,则平均只要2秒钟,这是一种效率成数倍的提升。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将轻现金社会的正面意义总结为5个方面:一是降低交易成本,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二是改善市场秩序,建立良好经济环境。三是改进金融服务,助力金融普惠。四是增进社会文明,推动经济社会转型。五是促进经济增长,增加社会就业。

  国外分析人士表示,以微信、支付宝为代表的中国移动支付革命,和电子商务、共享出行等互联网经济结合,在短短数年时间内令“去现金化”获得了强大的自下而上发展动能。新技术令以往需要数十年时间才有可能实现的电子支付转型、普惠金融等目标,有可能在短期内加速实现。

  2.挑战凸显 谨慎应对

  移动支付如今已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时代趋势。与国外不同的是,海外发达经济体在“轻现金化”过程中,路径大都从纸币到信用卡再到移动支付,而信用卡普及率仍不高的中国,则直接进入了移动支付阶段。不过,对于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移动支付实现了“弯道超车”,多数专家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持谨慎态度。

  “任何国家的金融工具与金融模式都与其习惯、文化、经济密切相关,各国情况不同,相关监管模式及监管制度也不同,因此不能照抄照搬。”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教授李爱君对本报记者说,纸币、信用卡和手机只是支付方式不同,而选择什么支付方式与各国公众习惯有关,同时存在路径依赖和黏性。

  同时,随着轻现金社会到来,一些问题也逐渐凸显。董希淼认为,技术层面,二维码支付可能产生安全漏洞和隐患。市场层面,部分支付机构可能会挪用备付金或开展不正当竞争,扰乱市场秩序。合规层面,部分市场机构可能会违规收单等。对此,中国人民银行近期出台条码支付新规,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并提高缴存比例,以加强对支付清算市场的整治。

  赵鹞认为,一些深层次问题仍待解决。例如,轻现金社会会对老年人、文盲、残障人士等弱势群体造成伤害,造成个人敏感信息泄露,不利于个体管理金融风险等。

  其中金融信息安全备受关注。在“去现金化”程度已非常高的挪威,很多人认为,取消现金交易会侵犯消费者的隐私权和选择权,而且面临电子支付系统风险。此外,取消现金也不能杜绝金融犯罪。

  “数字时代的金融安全不仅仅指资金安全,还包括金融秩序安全、信息安全、国家安全。”李爱君认为,金融支付媒介的目标是用户普遍认可,降低交易成本,支付方式是金融发展和社会选择的结果。因此,无论何种支付方式都要符合易携带、易操作、易储藏、易监管的要求,还要符合金融的安全性、流动效益性。

  对于移动支付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数字鸿沟”、“监管失控”“数据寡头”、“不当竞争”等不良倾向,董希淼认为,在轻现金社会推广过程中,相关监管部门应共同发挥作用,仅靠支付机构可能会“走偏”,这需要引起足够重视和警惕。

  3.“扫净屋子” 走向海外

  “20美元以上的大额纸币被废除,大额支付全部利用手机和银行卡完成;小额货币被铸造成硬币,将无限期存续下去。”在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肯尼斯·罗格夫最近出版的《现金的诅咒》一书中,他这样描绘轻现金社会的未来。他同时认为,由于现金承载着政治、社会和文化意义,或许人类社会永远也无法摆脱纸币。

  赵鹞在《无现金社会仍旧是开放式问题》一文中写到,一个国家的货币体系本质是公共品,现金和货币服务不能具有商业活动的排他性,任何个体也不能被剥夺使用现金和货币服务的权利。他提醒,轻现金社会看似技术进步的客观必然,但需要对现金和货币存有敬畏之心。

  不过,包括联合国在内的海内外机构,对轻现金社会到来充满期待。多家机构预测,信用卡、现金的式微不可避免,手机支付甚至生物识别支付将成为主流。

  有专家认为,在数字经济时代,谁引领了金融科技技术和应用,谁就将引领金融的未来。如今在起跑线上,中国已经领先,应紧紧抓住这一历史机遇。总的来看,要迎接轻现金社会到来,亟须做好3方面工作。

  首先,“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应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商业银行、支付机构、清算组织等共同参与,进一步完善支付基础设施,如加快“网联”平台建设,推进和规范非银行支付机构发展。

  其中,健全和优化社会信用体系十分重要。在海外,“轻现金化”得以迅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健全的全民信用基础。例如,瑞典拥有建立在个人或企业信用基础上的金融消费体系。信用账单和个人身份证号相关联,只有信用记录良好的个人才能使用这种电子支付方式。个人一旦有过不良信用记录,将会处处碰壁。

  其次,加强知识普及。一方面,要通过宣传推广,让更多公众了解各种非现金支付结算方式的特点;另一方面,应加大对相关企业违法宣传推广行为的打击力度,尊重公众支付结算习惯,维护自主选择权。

  同时,要进一步推进非现金支付法律体系建设。董希淼表示,应加快《中国人民银行法》《人民币管理条例》《现金管理暂行条例》等修订工作,及时总结电子支付发展背景下人民币形态变化带来的新情况、新问题;加快立法步伐,补齐支付结算领域的法律短板。

  近年来,中国银行卡组织和支付机构不断走向世界,不仅让中国人在海外也能愉快地“扫一扫”,同时开始带动当地轻现金社会的形成。

  “下一步,要深化与海外国家在支付监管政策方面的沟通,协助‘一带一路’国家升级支付服务,持续完善支付与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促进支付领域全方位互联互通;同时鼓励中国银行卡组织和支付机构抱团出海,进一步发挥中国银联的带头作用,提高格局和眼界,并尊重当地支付习惯,这样的话,路才能越走越宽。”董希淼说。

相关阅读